主页 > 香港十码心水论坛 >

铁算盘神算79700 中国艺术拓展计划走进西安,上海、西安上演“音

原标题:中国艺术拓展计划走进西安,上海、西安上演“音乐双城记”

中国艺术拓展计划(AEP-CHINA)是上海交响乐团主办的一个艺术教育项目,旨在将高品质的音乐和丰富的艺术活动传递到中国各地,通过音乐的魅力,聚集、联动全国年轻音乐人。

音乐双城记,上交和陕交演绎柴可夫斯基《弦乐小夜曲》
2017年4月以来,AEP-CHINA先后前往青岛、乌鲁木齐、昆明、成都展开音乐活动,2018年6月,AEP-CHINA来到古都西安,和陕西交响乐团进行了为期一周的交流。

音乐地图课堂,上交和陕交乐手合影
上海交响乐团派出了四名弦乐手,与陕西交响乐团并肩排练演出:6月8日“音乐双城记”,双方用最职业化的态度献演了一台室内乐音乐会;6月10日“音乐地图课堂”,双方又用最深入浅出的手法普及了一把古典乐。
6月8日晚,长居西安的作曲家赵季平特来到西安音乐学院,现场观摩“音乐双城记”。前不久,他刚听了陕交一场音乐会,和上交合作交流几天,他明显感觉陕交成熟了许多,不只是技术上的提高,更有意识和观念上的转变。
音乐双城记:弦乐手之间的交流和较量
AEP-CHINA出行前几站,上交派出去的乐手都是弦乐和管乐搭配,如今来西安,却是清一色的弦乐手。这是陕西交响乐团团长江龙主动提出来的。
如果说管乐是交响乐团的“骨头”,弦乐就是“肉”,是整个乐团最重要的基石。第一次和上交交流,江龙希望加强陕交在弦乐声部的锻炼。
目标明确后,选曲成了最重要的问题,“柴可夫斯基的《弦乐小夜曲》是为弦乐量身打造的,和上交商量下来,我们很快就定了这部作品。”江龙说。
也因此,柴可夫斯基《弦乐小夜曲》成了“音乐双城记”的重头戏。这首曲子说是室内乐,编制却出奇“庞大”,陕交弦乐声部近50人都上了台,可谓倾巢出动。
“感觉他们一天一个样,从第一天排练到最后演出,大家的转变非常大。”江龙观察。
这几天和上交接触下来,江龙印象最深的是四位演奏家??Guillaume Molko(小提琴)、郭玮琦(中提琴)、朱琳(大提琴)、朱顺华(低音提琴)的敬业,尤其是上交乐队首席、法国音乐家Guillaume Molko,“每次排练我们会要求乐手提前十分钟到场,但他会提前二十分钟甚至半小时到,除了做好各种排练前的准备,他还会不厌其烦地解答大家的问题。”
因为常任指挥刚刚退休,陕交又暂时没物色到合适的指挥驻团,排演《弦乐小夜曲》时,坐在乐队首席位置的Guillaume Molko便担起了指挥重任??就像管理红绿灯的交警,郭玮琦、朱琳、朱顺华在各自声部亦发挥了带头作用。
“他们很累,尤其是Guillaume Molko。指挥的工作都由他代替,乐手们都盯着他看,他的身体语言和动作都要有所表现,甚至有些动作很夸张,弓子还要甩起来,就是为了把指挥信号传递地更明显。”江龙说。

音乐双城记,上交乐队首席Guillaume Molko

音乐双城记,上交中提琴郭玮琦
“他的起拍特别清晰,代入感很强。”王甜甜是陕交的乐队首席,“音乐双城记”上演时,她就坐在Guillaume Molko旁边,他在音色和揉弦上的处理,让她受益匪浅,“以前我们也会请首席同台演出,但像这样深入交流和合作,还是第一次。”
除了乐队排练、弦乐分排、弦乐声部课,上交这回还特意安排了弦乐小组课??由上交的四位弦乐手对陕交部分弦乐手进行一对一上课,www.990990.com 国务院同意在上海、雄安新区等地深化服务贸易创,然而挡不住好学的热情,其他乐手也都自发跑来旁听,手记、拍照、视频……所有学习手段都派上了,不亦乐乎。
“他们的求知欲很旺盛,为了提高业务水平,都铆足了力气来学习。”朱顺华观察,陕交的乐手会向他们提各种各样的问题,比较集中的是指法和弓法,“因为都是按自己的习惯来,他们在指法上没有统一规范,比如四个人会有三个人指法不一样,我就建议最好统一,找到衔接最合理的一种指法,这样拉起才顺、才舒服。”
郭玮琦补充,练乐队是有一些基本方法的,上交就是把他们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倾囊相授,之后练什么曲子便都能用上,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,我们只是告诉他们有这样一根钓鱼竿,学了以后可以自己去钓鱼,而不是每条鱼都由我来给你钓好。”

音乐双城记,上交低音提琴朱顺华
室内乐最讲究合作和倾听,几天交流下来,朱顺华和郭玮琦明显感觉陕交“会听了”,知道要靠着谁、听着谁,“大乐队那么多人,你要随时调整,不能一意孤行,室内乐合作就是妥协的艺术,一定要学会聆听。”
音乐地图课堂:挖出古典音乐的冰山一角
欣赏音乐会要注意哪些礼仪?交响乐团都有哪些乐器和声部?指挥到底有什么作用?莫扎特到底是怎么死的?音乐会让你联想起哪些色彩?
“音乐地图课”上,上交和陕交的乐手们一改往日的正襟危坐,用最深入浅出的手法,为西安观众普及了一把古典乐。
“音乐地图课堂”是上交知名的音乐教育品牌,首次来到西安,他们专门选了现场效果最佳的一堂课:《狂飙年代??古典主义时期》。
课堂一开场,主讲人施俊坐在观众席,用“脱口秀”的方式串讲起了音乐会礼仪:不要迟到,不要拍照,不要发出噪音,乐章之间不要随意鼓掌,精彩喊“Bravo”,意犹未尽可以喊“Encore”。

音乐地图课堂,主持人演绎莫扎特之死
说起交响乐团的乐器、声部、位置,很多人往往摸不清头脑,“音乐地图课堂”为此专设了 “认声部”游戏环节??让观众抱着纸板乐器上台找座??这也是观众最容易出错的地方,在乐手们的引导下,观众们最终将不同乐器在乐队中的不同位置摸了个门清。

音乐地图课堂,观众抱着纸板乐器上台认声部 指挥张栩嘉随之上台,从弦乐到管乐,向观众介绍起各色乐器:小提琴最容易辨认,它的数量最多,音色既可以俏皮也可以低沉;中提琴个头比小提琴大一些,它起了承上启下的枢纽作用,但往往容易被大家忽略;大提琴是低声部弦乐器,然而它的音域非常广泛,既能奏出浑厚音色,也能飙高音;如果把弦乐器比作家庭,小提琴是俊男靓女,中提琴像妈妈,大提琴像爸爸,低音提琴就是爷爷了……每介绍一种乐器,乐手们都会现场拉上一曲。 “文艺复兴到巴洛克时代,指挥棒还是又粗又长的,就像哈利?波特的魔法棒,后来才慢慢变细,象牙、红木、黄金……什么材质都有。它最重要的作用是给乐手以清晰的拍点,乐手抓到拍点就能抓到节奏,不管是手指、纸卷还是琴弓,其实都可以做指挥棒。”
现场,张栩嘉忍不住教起了节拍的手势,笑闹声里,观众也默默跟着挥起了手臂。两位观众还被请上台指挥乐队,其中一位小男孩学过长号,节奏卡得有模有样,十分明快,张栩嘉不由喊话他来上海音乐学院跟着自己学指挥。

音乐地图课堂,观众上台指挥乐队
《不想长大》是SHE最经典的一首口水歌,然而经主持人施俊讲解,不少人才恍然大悟,它的源头竟来自莫扎特200多年前的《第40号交响曲》。
3岁学钢琴,8岁完成第一部交响曲,11岁写出第一部歌剧,35岁英年早逝,莫扎特到底怎么死的,一直是历史上的一个谜。主持人施俊一件红色佣人服,一朵红色圣诞帽扮起了莫扎特,和戴面具的黑衣人演绎了一出“谋杀说”……
“音乐地图课堂”开始前,陕西交响乐团团长江龙还有点担心,现场来了很多小朋友,他怕时间长了他们坐不住,结果,现场秩序出乎意料的好,观众互动的热情也很高。
这些有趣的内容只是古典音乐的冰山一角。用脱口秀和戏剧表演的方式讲解剧场礼仪、乐器乐理、作曲家生平,消除人们对古典音乐的成见和隔阂,正是上交做“音乐地图课堂”的初衷。
现场旁观了它的魅力,江龙对在西安“复制”这样一套缜密设计过的“主题性”普及音乐会,也表现出了兴趣,“主持人和指挥的讲解生动有趣,对孩子有很大的吸引力,它能让观众在一个十分轻松的环境里掌握音乐知识。”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